top of page

[Minerva] 「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梅貽琦。1931)」





停更原因:[真的太忙了]

我想先很快的說明一下,為什麼我前陣子Minerva的內容都沒有更新原因。因為要同時兼顧Minerva以及我的家庭生活,再加上工作,其實真的負擔爆表,所以我之前是完全社群媒體安靜的狀態。那為什麼現在我可以發呢?因為這兩三個禮拜是Minerva的聖誕假期,所以我想趁這個時候先把這個學期的經驗很快速的說明一下,也讓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起來參考。


[Minerva的好教授:Professor Alexis Diamond與他的無畏佈施]


我首先想先開始聊的是一位教授:教授**Formal Methods for Analysis and Decision Making**的教授 Professor Alexis Diamond 。他是一位非常特別的教授,那特別在哪裡呢?我覺得Professor Diamond 最特別的地方是他對我進行了無畏佈施。佛教在慈悲佈施的概念中有三種,第一種是財佈施(給錢與資源),第二種是法佈施,第三種是無畏佈施,只要能夠做到,就能夠對人有很好的幫助。而我在這堂課程中,感受到的是滿滿的法佈施與無畏佈施,他讓我不但學會了知識,還讓我對這個領域無畏。


他在第一堂課之中非常直接的告訴我們:「你現在看到這些程式碼覺得很困難,對不對?別害怕,因為所有的人一開始都覺得很難。」面臨困難的科目,但是卻可以讓大家的恐懼與不安降低到最低的心態,其實是最了不起的。我們也常常在看他寫了一大篇的程式碼之後告訴我們:「如果你們現在還沒有辦法寫出來,其實可以先讀懂就可以了。」這種循序漸漸的方式,真的讓人覺得很受用。更不用提。他在期末報告這種大家會最緊張的時刻,會三不五時就寄信件給我們一些提醒,引導我們,也說明作業中的哪些事情不用做,讓我們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其實在這個老師的上課的過程之中體會最深的,並不僅只於他教授的知識。因為如果以統計來說,我這輩子真的碰過很多其他也非常厲害的教授(例如交通大學的吳俊育教授就是我在台灣真上過最好的統計課程),但是Diamond教授給了我一個非常特別的觀點,那就是他讓我重新思考身為老師的意義與台灣教育現場所面臨的許多問題。


[台灣的教育環境:給予過度的挑戰還是鼓勵與支持?]


我在台灣的教育常常看見的狀況是什麼呢?台灣教育現場通常會把課程弄得很難,目的是讓學生找到自己不會的地方並遭受挫折。有一些學生在課堂上可以表現得特別好,其實並不是因為老師教得很好,而是因為從小有校外超前教育或家庭額外資源的支持。許多教學者看到他們的時候,或許並沒有認知到他們的優秀其實並不是來自於優秀的課堂教學,而是來自外在資源的支持。當我們定睛在最前端的學生時,對於後方大概70%到80的學生而言很可能會陷入兩種不同的思考。一種是「是不是我太笨了,所以這個東西我也學不好」。第二種更慘「直接放棄,認定自己並不適合學這個科目」但其實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這真的是對的嗎?」我們在教室裡面應該塑造的氛圍,是塑造一堵知識的高牆來讓學習者覺得攀爬非常困難,還是我們應該讓學生在這個過程找到屬於自己的自信呢?我覺得這是非常需要思考的。


我在 Diamond 的課程之中所獲得的是滿滿的支持與足夠的自信,連我這種數學本來就不好。然後會覺得統計這輩子大概也都跟我沒關係的人,也在他的循循善誘之下。對於基礎的統計跟邏輯的概念有了充分的認識。我依然覺得覺得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在上完他的課之後,我有信心這堂課中的知識和這樣的技能,將成為我這輩子可以運用的工具。


在他的身上,我看見的是教育的精神:「讓學習者擁有改變的能力與信心。並且從這個改變之中發展出運用到現實生活的技能。」


每個教育者都是教育機構最珍貴的寶藏,這就像梅校長所說的*「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梅貽琦。1931)」*,這才是我們該追求的,不是嗎?


[一起定睛在最需要支持的學子身上]


您今天也準備好當您學生的Professor Diamond了嗎?若您準備好了,請跟著我,一起多定睛在中後段的學生上。


附註一:這篇是我第一次使用雅婷逐字稿來寫的文章


附註二:想嘗試的話請使用下列連結:「雅婷逐字稿語音轉文字 https://asr.yating.tw/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