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Minerva] Diamond如鑽石般閃耀的主動聆聽技能




= Minerva的授課特色:學術討論會(Seminar)風格 =

這一期的Minerva故事依然是 Professor Diamond。在上一期講完了他讓所有的學生「無畏」的故事之後,我想特別聊一個這個教授很棒特色:「他非常仔細的聽每一個學生所說的每一句話」。這個特色其實在這所以全數位教學為核心的Minerva大學中是特別重要的一環,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Minerva所有上課的過程之中,所有的學生都是在上課之前就已經完成了所有的技能、背景、知識的學習,以及課程作業的撰寫,所以每個人進到教室的時候基本上就是來討論的,那既然是來討論的,每個人在課堂的進行時間之中都會有極度大量的發言,而老師則會透過不同的方式控制流程,讓所有的人發言的比例和長度都差不多。所以在Minerva的教室中,是真的實現了教師作為學習促進者(Teachers as learning facilitators)的理想。


= 如鑽石般閃耀的主動聆聽 = Diamond教授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真的,非常專注、極度仔細的聽每一個人在說什麼。他極有意識地嘗試了解對方的意見和想法,在學習者沒有說錯訊息的前提下不打斷對方的講話,並時刻注意學習者的表情、並詢問追問的開放式問題以加深同班學習者的理解,且在不同意見的接納度上很高,這些都是我個人超級敬佩的地方。


= 打破台灣教室的上對下關係 = 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也有很多值得台灣教育者省思的地方。在華人的教育場域之中,大部分的人所經歷的都是老師的位階比學生的位階更高的場域設定,導致了在華人的教育世界之中,我們常看見有時候老師並不需要很認真的聽學生說什麼,而是直接用權勢與身份來讓學生聽自己說話。尊師重道當然很重要。但是在這個時代,我們是否有機會在學生學會以尊重方式表達的前提下,嘗試更多聆聽學生心中真實的想法?當然有的學生會以糟糕、不合宜的方式提出完全不合理也完全沒有意義的要求,在這樣的情境中,我們當然也需要劃定界線。但是我個人非常真誠地相信,如果能夠對於學生展現如同對同輩一般適當的信任與尊重,在整個教學場域的氣氛營造上是會更好的。

= 想要好聆聽,先來個正確師生比 = 不過說到這裡,我其實也要幫台灣教育現場的教育人員說句話。我覺得台灣的教育人員有一個天生極大的劣勢,那就是真的不容易全部照顧到的師生比。我還記得,我在交大研究所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師大教育系的博士來我們學校演講,結果那位教育博士一開場就指責所有台灣的教學者沒有為學子完全差異化教學的心,並舉了幾個國外著名的教育者的例子,且告訴我們他們在教育上的成就有多麽偉大,而我們對於台灣的學生所做的相較之下是多麽不足。


我永遠記得他舉的例子是福祿貝爾(Friedrich Wilhelm August Fröbel),但您知道福祿貝爾創校時的學生有幾個人嗎?他所創建的第一所學校是德國普通教養院(Die Allgemeine Deutsche Erziehungsanstalt),第一批學生一共有6名,且其中3個是他自己的姪兒。


我相信對於台灣絕大多數的教育者而言,如果只需要教授6個學生,那我也相信大多數人都可以把教學的差異化做到很好的地步。但是,我們現在大部分的班級需要處理的都絕非如此。在 Minerva 就讀的過程之中,大部分所看到的班級大小都是16個人。在這樣子大小的狀況之下,教學者可以更好的跟學生互動,但是相對影響的也就是教育成本的提高。


= 少子化的省思 =

如果我們知道少子化已經是不可避免的浪潮,我們是否可以考慮透過讓班級學生的數量越來越少,提升我們的教學品質,也讓我們的孩子有更多被傾聽的機會,讓我們的老師有更多傾聽學子的時間?

我相信的是,只要教育者可以更好地傾聽我們的學子,他們的心會獲得更多的保護與安慰,而在更深的理解中,我們可以引導他們走上更好的職涯道路。在已確定無法回頭的少子化的時代,這是很值得我們考慮的道路。

Comments


bottom of page